女子有车有房有公司 欠了十几万却不还

本土·业界都市热报郝树静2017-12-22 09:09

女子有车有房有公司 欠了十几万却不还

尽管有法院判决书,但秦敏仍然拿不回一分钱

拿着一张法院判决的复印件,顶着一头凌乱长发,双眼微凹,这是秦敏出现在记者面前的样子。明明法院已经判下来潘萍仍欠自己15万元,而判决过去一年,秦敏依然没有拿到这笔钱,要求法院强制执行,潘萍就两个字:没钱。秦敏不懂,拿着法院白纸黑字的判决,却怎么也讨不回一分钱。

借钱收息

法院的判决写得很清楚,从2015年初开始,秦敏开始陆续借钱给潘萍。而这一切,始于潘萍给她画的一个“饼”。

“我们认识一两年之后,她在一家事业单位做工程预算,说自己也在外面接一些工程,让我们有闲钱的话,可以把钱给她做工程,等她工程赚到钱了,就可以多返点钱给我们。”在服装店打工的秦敏说,因为和潘萍是朋友,她决定试试,第一次,她把自己的两万元积蓄交到了潘萍手中,潘萍每个月基本上能连本带息返还2000多元,这样算下来,两万元一年能收四千多元利息。

之后,秦敏让母亲也拿出积蓄,一起把钱给潘萍。记者看到,法院判决书写明,一年内,秦敏一共给了潘萍462725元。

财产“蒸发”

一天,潘萍突然告诉秦敏,工程出现了严重问题,这笔钱拿不回来了。“我问她,我的钱怎么办?她说,你就当做生意做亏了。”

除了潘萍给她的利息,秦敏还有十几万元没拿回来。41岁的她是个单亲妈妈,这些钱都是她几十年来辛辛苦苦攒的钱,还有妈妈的养老钱。

“不止我一个人,我们很多相信她的朋友,都把钱放在她那里,现在全都拿不回来了。”秦敏说,她这个时候才惊觉,自己好像中了“圈套”。从始至终,自己从未与潘萍签署过任何书面协议。她打算起诉潘萍还钱。

秦敏将潘萍告上渝中区人民法院,2016年4月21日,法院正式立案。在法庭上,潘萍称,两人并非借款关系,而是合伙投资关系,她没有义务还秦敏的钱。而两人的银行转账被认定为两人财产关系的是借贷关系的事实,因此,法院判决,之前口头的利息并无效力,以前还的利息都将作为抵扣的借款,除了抵扣部分,潘萍还欠秦敏15万2千多元。

现在,一年多过去了,潘萍仍未还给秦敏一分钱。

讨债无门

“现在我给她打电话,她都不会接。”根据秦敏提供的电话,记者试着拨通潘萍的电话,得知是记者打来的,潘萍有些惊讶,随即很愤怒:“我们当年明明就是合伙,是她翻脸不认人,说我们是借贷关系。那没得法,法院只看银行卡转账记录,判我是借钱,借就借,这笔账我认了,我现在是真的没有钱。”

“我让律师去查证她的财产,没想到,她为了躲债,住的房子写的别人的名字,开的车也是别人的名字。”秦敏说,潘萍每天开车上下班,住在一号桥附近一个小区,而车和房都不是潘萍的名字,但车主同样也姓潘。秦敏怀疑,这是潘萍在打官司之前,有意将财产进行了转移。

秦敏的律师还查询到潘萍名下还有一家注册资金为50万元的花卉公司。潘萍说,那家公司只是挂牌公司,一直亏钱,没办法变卖。至于开的车,潘萍称是老板的,“我就在一家淘宝店给商品做打包,开的是老板的车,在这里包吃包住一个月1500元,确实没钱,你可以去查。”

“我根本不信。”秦敏说,潘萍以前做的是工程预算,再不济也不可能去做商品打包。下个月,秦敏工作的服装店即将关门,她即将失业,想到13岁的儿子和未追回的欠款,她再次叹息:“以后的日子啷个办?”

法院:上诉时可申请财产保全

昨日,针对秦敏的情况,记者在某区级法院工作人员处了解到,为了以防出现这种财产转移情况,在上诉时,可以申请财产保全,冻结对方名下财产,以防对方转移财产达到躲避讨债目的。如果查到对方在其他地方还有财产,就要立即上报,以便法院工作人员及时处理。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人名系化名)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