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有大行加码实体经济融资 房地产业务降温

本土·业界颐园财经张漫游2017-09-07 09:25

摘要

“房子是用来住的!”这句话在近日举行的国有银行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被多次提及。

《中国经营报》记者 张漫游

“房子是用来住的!”这句话在近日举行的国有银行中期业绩发布会上被多次提及。

今年上半年,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成效初显,国有大行的个人住房贷款增速呈现出了不同程度的放缓,且贷款集中在刚需和改善型住房需求项目上。

而随着银行对房地产信贷进行适当控制、加快“去杠杆”、压缩同业套利等,使得银行业务结构得以调整,加之宏观经济企稳向好、实体经济投融资需求旺盛,银行的信贷结构更加优化,资金明显流入实体经济。

带头“脱虚向实”

8月底,国有银行陆续发布2017年半年报显示,净利润增速均有较大幅度提高。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工商银行、中国农业银行、中国银行、中国建设银行、交通银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达到1529.95亿元、1085.93亿元、1037亿元、1383.39亿元、389.75亿元,同比增长1.8%、3.3%、11.45%、3.69%、3.49%;2016年同期,工、农、中、建、交五大行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增速分别增长0.8%、0.8%、2.52%、1.15%、0.9%。

此外,回归实体经济依然是国有银行的主旋律。7月召开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上强调指出,要紧紧围绕金融服务实体经济、防控金融风险、深化金融改革三项任务,促进经济和金融良性循环、健康发展。

《中国经营报》记者从工行了解到,2017年上半年,工行完善信贷存量和增量并轨管理,上半年境内新增贷款6248亿元;存量到期收回移位再贷1.04万亿元;实际新投放信贷总量1.66万亿元;非信贷融资与地方债投资合计新增近4500亿元。

同时,工行表示,该行房地产、产能过剩行业等市场关注的重点领域风险可控,对开发贷款实行“名单制”管理,不良率比年初下降0.1个百分点;本着商业可持续、风险可控原则,对技术设备先进、产品有竞争力、有市场的钢铁煤炭企业,继续给予融资支持,同时有序压降退出落后产能企业、僵尸企业和行业劣势企业融资,钢铁等5个产能严重过剩行业的不良贷款率较年初下降0.21个百分点。

上半年,国有银行普遍以国家战略为契机,持续加大对国家重大战略的支持力度。以中行为例,上半年,该行瞄准国家战略,6月末中行针对战略新兴产业贷款余额新增413亿元,增幅9.29%;绿色信贷余额新增319亿元,增幅4.88%;小微企业贷款新增909亿元,增幅7.07%;京津冀、长江经济带、珠三角等重点地区贷款余额占比60.43%,比年初提高0.29个百分点。

在普惠金融方面,国有银行亦表现得积极。据了解,截至6月末,工、农、中、建、交五大国有商业银行设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具体方案已全部出台,总行普惠金融事业部均已正式挂牌。

以农行为例,上半年农行成立普惠金融事业部,并全面打造“三农金融事业部+普惠金融事业部”双轮驱动的普惠金融服务体系;全面提升“大三农、新三农、特色三农”金融服务水平。

加码刚需、改善型住房

与实体经济融资回升相对应的,是房地产相关业务的降温。作为传统的按揭贷款大行,建行表示该行个人住房贷款39261.90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405.43亿元,增幅为9.50%,增速较上年同期放缓。

记者注意到,随着房地产调控的成效初显,在业绩报中,各家银行纷纷力挺,表示今年上半年产生的个人住房贷款主要是满足了居民居住型和改善型项目住房需求。

如农行在其业绩报中表示,今年上半年,该行个人住房贷款28558.66亿元,较上年末增加2958.96亿元,增长11.6%,主要是由于该行支持居民合理自住购房需求,积极拓展优质个人按揭客户和“农民安家贷”业务。而在2016年同期,农行个人住房贷款22380.52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110.34亿元,增长16.1%。

工行和中行领导层还先后在业绩发布会上强调:“房子是用来住的。”工行行长谷澍表示:“上半年境内分行的个人住房贷款比年初增加了3700多亿元,这些新增贷款主要是支持了居民居住型和改善型项目住房需求,首套房的占比超过九成。在新增的个人住房贷款里面(楼盘详情 楼盘点评 项目图库 价格走势),一二线城市和三四线城市的比例大概在1:1左右,热点城市的比重在逐渐的下降,我们在16个热点城市中的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在全行整个个人住房贷款里面的占比,比去年年底减少了13个百分点。”

中行副行长刘强表示,在个人按揭贷款方面,该行在今年上半年重点做了三项工作:其一是把握投放节奏;其二是调整业务结构;其三是抓好发展的质量。“中行上半年个人住房贷款的增幅是9.28%,同比下降7.7个百分点。在调整业务结构方面,一方面在我们上半年新发放个人住房贷款中,首套房的贷款占了90%,这也体现了‘房子是用来住的’。同时,我们还进一步调整了业务结构,在新发放贷款中体现了一线城市控,二线城市稳,三四线城市适度支持的趋势,比如说我们在重点一二线16个城市的个人住房贷款的增幅是低于9.28%全行的个人住房贷款的增幅。”

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董希淼告诉记者,个人住房按揭贷款是银行的一个比较主要的业务,即使增速放缓,也不会降低速度太快。且董希淼建议,银行要采用差异化信贷政策,以免“误伤”刚性需求和改善性需求。

交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亦向记者强调,房地产业务并不是和实体经济完全对立的,资金进入实体经济,同样可以带动房地产上下游行业的发展。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告诉记者:“由于内外环境形势,去年银行在地产领域资金投入相对比较大,但今年以来,一方面宏观经济企稳向好,实体经济投融资需求旺盛,对银行的资金产生了新的需求;另一方面,银行按照宏观调控要求,对房地产信贷进行一定控制,在此情况下产生了供需变化,使得银行的信贷结构更加优化。”

同时,温彬补充道,今年监管层还加强了对金融的“去杠杆”、压缩同业套利、防止资金空转方面的监管,其中资金空转不仅指资金流向房地产,更主要是指在金融同业业务之间、表外业务之间,脱离实体经济循环,拉长融资链条、增加了融资成本,在上述领域银行按照监管要求,对业务结构进行积极的调整和变化,进一步加大了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副院长、人大重阳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赵锡军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今年以来,国家及各地区加紧对于房地产的调控,应该说在一定程度上控制了“炒房”需求的资金,不过这部分资金是否流向了实体经济,还需要更详细的数据说明。

(本文来源微信公众号:颐园财经)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