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夫妻刚买的房子变学区房 最后亏了几十万

本土·业界钱江晚报2017-09-07 09:11

今年3月28日杭州出台房产新策,4月,杭州各城区2017版学区陆续划定,一对小夫妻就是在这当口看好房子,并与对方签下《购房意向合同》。没想到两周后,房东说,房子我不卖了,这事最终闹上了法庭。

小夫妻刚买的房子变学区房 最后亏了几十万

签下意向的房子变学区房 房东突然说:房子不卖了

今年3月28日,杭州出台房产新策,杭州户籍单身限购一套,实行认房又认贷调控政策。

4月,杭州各城区2017版学区陆续划定。大约在4月15日之后,各小区所归属的学区到底是哪里,开始公布。

一对从北方来杭打拼的小夫妻,就是在这当口看好房子,并与对方签下《购房意向合同》。没想到两周后,因为学区房消息敲实,房东说,房子我不卖了。

今天小夫妻告了房东俩老,和一直替他们出面租房卖房的儿媳妇,告的是违约之诉,要求赔偿总房价的10%,即违约金25.5万元。杭州市拱墅区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表面上看这是一起儿媳替俩老做主卖房的事情

小李夫妇5年前结婚,在杭州城北和新南苑买了一套60多平方米的房子。

现在,宝宝4岁,小区旁边也建起杭州育才京杭小学(由优质民办育才中学托管的公办小学),夫妇俩想,在同一个小区换个大一点的三居室房子。

今年3月,小李夫妇把自家房子以每平方米2.5万元的价格顺利出手。然后迅速看中同小区一套93平方米的房子,挂价250万元,现属出租状态。小李说,在同一个小区置换,我以为我能锁定价格的。

小李夫妇按照留在中介的房屋联系人电话打过去,对方是个热心的阿姨,对方说,不是250万,是255万,小李夫妇说,好,那就255。对方又说,刚刚出租,还有6个月租赁,小李夫妇说,好,我们也认。

后来才知道,这个戴阿姨是房东的儿媳妇,房东夫妇已经90高龄。

4月15日,戴阿姨拿来了房东俩老的身份证原件及拆迁协议原件,说公公婆婆年事已高不便行动,由她代签意向书。到时候签正式合同的时候,俩老只要跑一趟就够的。

双方以255元的价格签下意向。

之后,戴阿姨他们去办房产证(因为是回迁安置房,之前一直拖着没有办房产证),双方说好房产证一办好就过户。

没想到之后没下文了。小李夫妇到房产部门系统查询,发现该房屋5月3日就已经办好产权证。这时他们再联系戴阿姨,对方的说辞就变了:“哎呀,这个卖房子的事情我做不了主的”。小夫妻直接懵掉了。

背后搅动房价的是新政和学区房

当时代理房产的中介昨天跟钱江晚报记者说,和新南苑是回迁安置房,在2009年至2015年间房价没什么大动。

目前争议的这套房子此前也在他们中介挂牌出租的,有好多年,一直由年近六十的戴阿姨出面联系。

3月28日,杭州房产新政出台,戴阿姨当晚就跟中介联系说担心房价下跌,“要不卖了算了”,挂价250万元。

4月初小李夫妻看中房子的时候,关于和新南苑将归属京杭小学的消息已经在传了,戴阿姨说房子要255万元了。

“等到4月15日后学区的事情定了,和新南苑算京杭小学学区,价格就蹭蹭往上了”,中介说,他印象中,在学区房公布的4月份,一个月该小区房价每平方米涨了差不多两三千元。

不过戴阿姨一直没有明说,不想履约是因为房价的原因。

昨天在庭上, 播放了一段录音,是小李夫妻在得知戴阿姨不想卖房时跟她的通话。小李夫妇说:我们两个人父母都是农民,靠不到的,在杭州的一切都是靠我们自己的,要不,我们加一万。戴阿姨:哎呀,这个事情我做不了主的。小李夫妻:要么加3万,卖给我们么好了……

电话里的哀求声,听了让人心里很不是滋味。

戴阿姨说房子要涨了,但是具体涨多少她也没明说,就说俩老身体不好不想再谈这个事情。而之后小夫妻在其他中介看到了这套房子在挂牌,价格为285万元。小李夫妇为了求证是不是他们签下意向的这一套,还跟其他中介去看了,就是那一套,小李当场就哭了。

庭上争议焦点:儿媳签订的意向合同是否有效

事情终归还是闹上法庭。

小李夫妇将房东俩老和儿媳戴阿姨一并告上法庭。认为“被告的行为严重违反诚实信用原则和双方约定,已构成违约,严重损害了原告的合法权益”,要求返还20万元定金,并且支付总房价10%即25.5万元的违约金。

争议焦点是戴阿姨的行为算不算代理,她替房东俩老签的协议是否有效。

小李夫妇的代理人是浙江宏昊律师事务所曹晓红律师,她说,之前该房产出租挂售都是戴阿姨一直在打理,租金也都是打入戴阿姨账户。

在签意向的当天戴阿姨拿了房东俩老的身份证原件和拆迁协议原件,称公公婆婆(即被告一、被告二)年事已高不便行动,口头授权由其代签意向书,表示其公公婆婆已经将案涉601室房屋赠送给孙女即被告三女儿,实际由其打理,并明确表示签订正式《房屋转让合同》时其公公婆婆肯定出面签订。而且,戴阿姨也一直跟公婆住一起,所以,让原告有理由相信戴阿姨具有代理权。

曹律师说,之后戴阿姨推说,自己做不了主,其实质是恶意违约,“无视契约精神,被告三以被告一、二作为挡箭牌,进可攻退可守”,目的就是为了追求利益最大化。

庭审中,房东俩老和戴阿姨都没来,他们的代理律师则坚持,戴阿姨没有代理权,所以她签订的合同无效。无效就不用承担违约责任。

官司昨天没有当庭判决,房东方面代理律师说,最多愿意出1万元以做补偿。

小夫妻最后还是买了学区房 这一耽搁多付了好几十万

小李夫妻在今年6月底买了再往北一公里,吉如家园的房子,114平方米,将近300万元。吉如家园是卖鱼桥小学文澜校区的学区房。

根据中介的估算,4月份到6月份,吉如家园的房价也上涨了2500多元每平方米。也就是说,这么一耽搁,小李夫妻要多付三十万元。

钱江晚报记者今天查询发现,和新南苑同样93平方米的房价挂价已经高达350万元。

难怪在庭上,原告方的代理律师说,目前涉案房屋总价350万元,已涨价100万元。如果被告违约承担违约责任,也已经从违约行为中获得预期房屋价格上升的利益。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