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后女婿挤进丈母娘家 两代人“蜗居”日子没法过

本土·业界都市热报龙玉玲2017-09-07 08:45

都市热报消息,“一开始我想,女儿嫁出去了,小屋能够宽敞些,她有好的生活可以过,我操劳了半辈子也可以安心了。”但是让张阿姨没想到的是,女儿周芸和女婿王俊年初领证后,原本计划买婚房的事情给各种拖延,女婿甚至还“挤”进这个五十几平米的小房子。这下,蜗居生活变得尴尬不便,连女儿周芸也开始质疑当初的爱情选择了。

同一屋檐下,拥挤又尴尬

昨天早上10点,记者来到五里店张阿姨的家中,张阿姨就带着记者看了她家的状况。客厅沙发后放着女婿的两箱行李,储物柜堆满了。如果要到阳台,还必须从行李上跨过去。“他(女婿)住进来后,我只能把主卧让给他们,我现在睡次卧1.2米的小床。”张阿姨无奈地说。

除了拥挤,更让张阿姨觉得尴尬的是不自在了。晚上回家,王俊还要打游戏,有时候打到凌晨两三点。“两间卧室连在一起的,他晚上打游戏还大声讲话,我根本没办法休息。”即使在家中,张阿姨也不能处于完全放松状态。“以前躺沙发看电视都可以,现在不得行了!”

周芸今年28岁,在红旗河沟转盘附近上班。她的单位离家不远,步行15分钟就到了。即使这样,她最近还迟到了两三次。对于蜗居的窘迫,她大倒苦水。“早上起来上厕所太打挤了,我又是前台服务,不可能不化妆。他早上起来要上厕所,我妈也要用厕所。”周芸说。“夫妻生活也不能过,你说我妈就在隔壁,一堵墙隔着好尴尬!”

婚房泡汤,婚礼被拖延

周芸告诉记者,在她看来,王俊“入赘”她家,完全是连哄带骗。领证前,家长见面的时候,就说好一起为他们购置一套婚房。男方付首付,女方承担装修费,按揭由小两口共同承担。但领证后,说好的婚房却迟迟没兑现,男方妈妈最初说房子不合适,后来干脆提出钱不够,让女方也出点。

又要出装修费,又要承担部分首付,这个提议,被周芸一口拒绝了。婚房也因此没了着落,婚礼也只能一直拖着。“我好几次问他,要不那我们家出首付,你们家给装修费,他也不干。”

周芸说因为这事,她和王俊的感情也大不如前。“最近王俊打电话给我,说他租的房子到期了,租房子浪费钱,家里人让他住我家一段时间。”因此,周芸才让王俊搬进了自己家里。

当起跷脚大爷,夫妻争吵不断

住进周芸家里后,王俊承诺的婚房还是没有兑现。王俊衣食住行,基本上都是周芸一家在负责。有一次,他把吃过的宵夜全扔桌子上,等着张阿姨回来收拾的时候,周芸终于忍不住了。当晚两人开始大吵一架,盛怒下周芸称,不把婚房的事落实清楚,王俊就马上从自己家里滚出去。

周芸甚至还给王俊的妈妈打了电话,没想到,王俊妈妈反而劝她不要斤斤计较。“我晓得你们家还有套房子,完全可以拿来当婚房撒。”周芸说,王俊妈妈提到的是以前老家拆迁补偿的一套房子。因为地方偏僻,母女打算以后直接卖掉。没想到男方居然打起了这套房子的主意。

“我把他行李都扔出去了,后来是我妈让他进来的,妈妈不想我一结婚就闹成这样。”说到这儿,周芸的声音有些哽咽,“我都开始怀疑当初的选择。”

他称老婆变了,爱斤斤计较

王俊今年28岁,他和周芸以前是同事,后来发展成了恋人。“我老婆以前很温柔,很乖巧。”王俊说,以前的周芸不但漂亮,还特别温柔大方,而现在周芸母女的做法,让他觉得周芸变了,变得斤斤计较。

王俊承认当初他们双方是有说好,男方购置婚房,女方负责装修。但是后来因为家里有变故,原本购置新房的钱被用掉了一半多。“就因为这样,我才提出让周芸承担一些首付。没想到她立马跟我吵起来了。”王俊并不觉得“倒插门”是丢人的事,“我也没办法。这样可以节约租房子的钱了,多节约一点,也好早点存钱付首付啊。”

临别时,张阿姨把记者送到小区大门口,她称男方家境不好,一开始她就反对。男方老家在垫江,父亲很早就过世了,家里还有两个弟弟。张阿姨叹气说,现在她也不知道怎么办。

专家解读

婚房之争 没有赢家

重庆师范大学心理学教授周小燕:婚还没结几天,因为婚房,小夫妻的状态快要反目成仇。老话说“夫妻同心,其利断金”,既然组建了属于自己的家庭,你们共同的付出才能让这个家庭美满。如果双方都在婚姻中过分计较得失,那么婚姻就变成了“零和博弈”,表面再占优势,也成不了赢家。周芸和男友都应该好好反思一下,你们所在意的并不应该是彼此能从这段婚姻中拿到多少,而是如何齐心合力经营好一个家庭。

都市热报记者 龙玉玲

(应当事人要求系化名)

原标题:婚房之争伤了谁的心

【免责声明】上游新闻客户端未标有“来源:上游新闻-重庆晨报”或“上游新闻LOGO、水印的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稿件均为转载稿。如转载稿涉及版权等问题,请与上游新闻联系。

(都市热报)

正文已结束,您可以按alt+4进行评论